地方志邮箱: 用户名 密码

 当前位置:首页 - 志鉴论坛
晚清枣庄乡土志探析
 

摘 要:乡土志是清末随时代应运而生的一种特殊文献,兼具教科书、地方志双重性质。通过探析枣庄地区现存两部乡土志书的编纂背景、编修人员、内容特点,思考乡土志的现实意义。
关键词:乡土志  内容特点  现实意义

一、晚清枣庄乡土志的编纂
枣庄地区原为滕县、峄县境域。清代王宝田纂《峄县乡土志》和清代高熙喆纂《滕县乡土志》是枣庄地区现存的两部乡土志。《峄县乡土志》由知县周凤鸣主修,邑人进士王宝田纂辑,清光绪三十年(1904)抄本。全书包括历史、治地、县境、面积、地势、村庄、重镇、官署、人口、田亩、赋税、民情、教育、农业、工业、商业、矿业、交通、山川、泉水、古迹、金石、宗教等内容。稿本流存台湾,由台湾文成出版社出版,一册。《滕县乡土志》由前翰林院编修高熙喆编,光绪三十三年(1907)石印刻本。该志有历史、政绩录、兵事录、耆旧录、人类、户口、氏族、宗教、实业、地理、邑治、山、水、道路、物产、商务等内容。山东省图书馆、山东省博物馆、山东师范大学等地有存本。
乡土志的源流与性质在学界有所争议,一种观点认为,乡土志属地方志类,如傅振伦《中国方志学》认为其属于乡镇志性质,来新夏《方志学概论》认为是侧重记述当地经济情况的方志,王复兴《方志学基础》认为是一种比较通俗的方志。另一种观点认为,乡土志有志之名,实为乡土教科书。1904年清政府颁布《奏定学堂章程》,在全国实行新的近代学制,作为教育救国措施之一。《奏定学堂章程•学务纲要》提出“教科书应颁发目录,令京外官局私家合力编辑,书成后编订详细节目讲授”。1905年京师编书局监督黄邵箕根据《奏定学堂章程》要求,拟定了编写历史、地理、格致合科的教材大纲——《乡土志例目》,获准颁行全国。各府、州、县政府及所在地的教员和乡绅按《乡土志例目》编写各地教材。因其内容趋向与方志记述有相似之处,所以被冠以志名。
《滕县乡土志》在“跋”中写有“以为自强之本莫如使英隽子弟各爱其乡土,因以激发其忠孝之天性。而要非于古今人物兵事、山川扼塞、政治得失、物产盈绌,熟悉而周知则未得其端倪。此乡土志之所由作也”。《峄县乡土志》“序”中提到:“以为是书不仅供政治教育之参考,实自治公民所必读也”“其爱国思以求进取,则受益匪浅也”。由此所述,可以判断枣庄地区的两部乡土志应是遵照《奏定学堂章程》要求,按照《乡土志例目》编纂的本地乡土教材。乡土志产生于清末特殊时代背景下,富有进步意义和创新精神,既用作小学乡土教育教材,又可视为地方志的范畴,1999年版《辞海》“乡土志”条中的解释:“清末民初各地编印的乡土教材”,“内容简略,其中清代后期以来资料,多可补州县方志记载所不及”。因此,枣庄地区的两部乡土志可视作兼具教科书、地方志双重性质的一种特殊文献。
枣庄乡土志编纂采取地方官员主导,地方乡绅积极参与的形式。《滕县乡土志》编纂者高熙喆,字仲瑊,滕县城关镇人,历任翰林院编修,河南、贵州湖广两道监察御史等职。1883年(光绪九年),中二甲进士。1887年,授翰林院编修,后继任国史馆协修。又任甲午科山西正考官、甲午科会试同考官,河南道、贵州湖广两道监察御史。1904年(光绪三十年)后,历任甘肃宁夏的知府、直隶宣化知府、大名知府等职。《峄县乡土志》由知县周凤鸣主修,王宝田纂辑。王宝田,清光绪六年(1886)进士,官内阁中书。地方官员与知识分子之间密切、积极的配合,也是沿袭了传统修志的组织形式,不仅提高修志效率,而且可以保证修志质量。乡土志体裁上要求“事必求其详核,文必期于简雅”,文简意明是一大特点,编纂难度远不如传统志书。《峄县乡土志》就是邑人王宝田凭一人之力编纂完成,时任峄县知县周凤鸣赞曰:“处此职方不修、志科不设之际,乃能以一人之力搜采而纂辑之,如王君者可谓有心当世之务者矣”。《滕县乡土志》也是高熙喆一人,通过取邑志,补以新事,历三月而告竣。
二、晚清枣庄乡土志的内容特点
1.编纂目的明确。乡土志的编纂目的是蒙学教材,具有传统方志的教化功能。为便于教学,即要求该志内容条理清楚,源流分明;简明扼要,典型性强;以较少的篇幅来表述历史的脉络,通俗易懂。从两部乡土志可以看到,其采用平目体,取消传统方志卷的设置,将门类平列,具包含关系的目、子目等则以格式区分,全书各类、目之间关系清晰,一目了然。资料取舍直指要义,文字记述言简意赅。总之,无论内容还是形式,都在为乡土志明确的编纂目的服务。
2.门类依《乡土志例目》设置,但也有个体差异。清末《乡土志例目》规定各地应以平目体横排门类的方法编纂乡土志,其中应包含历史、政绩录、兵事录、耆旧录、人类、户口、氏族、宗教、实业、地理、山、水、道路、物产、商务等15目。与传统方志相比,出现了人类、实业、商务三个新门类。《例目》作为大纲定式颁行后,各地多是“按目考察,依例采录”。由于有统一的参考标准,乡土志在编纂体例上大同小异,但就枣庄地区的两部乡土志比较来看,也存有明显的个体差异。
《滕县乡土志》设历史、政绩录、兵事录、耆旧录、人类、户口、氏族、宗教、实业、地理、邑治(列所治市镇,市镇中记述学堂、古迹、祠庙等)、山、水、道路、物产、商务。《峄县乡土志》设历史、治地、县境、面积、地势、村庄、重镇、官署、人口、田亩、赋税、民情、教育、农业、工业、商业、矿业、交通、山川、泉水、古迹、金石、宗教。可以看出,《滕县乡土志》循例更为严谨,除邑治为新增门类,其余在名称与顺序上与《乡土志例目》要求完全一致。而《峄县乡土志》在遵循《乡土志例目》规定的基础上,替换和增加了不少其他志目,如治地、县境、面积、地势、村庄、重镇、官署、田亩、赋税、民情、教育、农业、工业、商业、矿业、交通、山川、泉水、古迹、金石。增换幅度之大,在其“序”中可看出缘由:“举疆域、户口、人文、物产、教育、实业、交通之要,以及古迹、宗教莫不记其大凡。”《峄县乡土志》的编纂者对于详今、实用更加关注,特点更为鲜明。
3.内容有时代感和地域性。 清末,中国社会经济起了明显的变化,不但有传统的农业、手工业,而且也出现了现代工业,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商业贸易。这些在类目中得到反映,如实业、商务等类目的设立,这样就把近代社会经济资料记录下来,对旧方志也是一个进步。这些新类目,由于没有可参考之书,推断其编写资料要靠实地采录,准确性较高,因此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。但是,由于可记述内容较少加之工商业并不发达,所以《滕县乡土志》《峄县乡土志》中此类内容记述并不翔实。如《滕县乡土志》对实业记述仅一句:“士五千有奇,农二十万有奇,工及万商三千有奇”。虽然资料较少,但在传统志书重人文、轻经济的主流倾向下,能在乡土志中录有经济资料,对当时滕县、峄县的一些经济情况直观了解,已是非常可贵。《峄县乡土志》设“矿业”类目,详细记载中兴煤矿公司的煤炭储藏量、产量及水陆运销情况,具有鲜明的地域性。
4.尝试使用新的编纂方法。《滕县乡土志》卷首设舆地图一幅。图是志书的重要载体,在传统方志中已被广泛应用。修志绘图,这一优良传统在清末枣庄编纂的乡土志中也得以继承。值得一提的是,《滕县乡土志》所置舆地图,应用了近代地图绘制才有的要素,如图例。舆图指出“硃点是交界,墨点是驿路,〖〗是城, 是营汛,○是河丞,□是分防”。此外,该图不仅标有与它境的分界位置,而且还注明了与交界地区的具体距离,“城南至弟二十二保大杲一百八十里界连铜山境,(距)铜山县二百二十里;城西南距弟十保夏镇七十里界连沛境;城西至信十二保马家口五十里界连,(距)沛县一百四十里”;城西北至仁四保石头集四十里界连邹县、鱼台境;城北至义四保界河四十里界连邹境,(距)邹县九十里;城东北至礼七保唐村一百三十里界连费境;城东至智五保徐庄九十里界连费境,(距)费县二百里;城东南至孝九保东托里八十里界连峄境,(距)峄县一百四十里”。可见,乡土志编者已有打破旧传统的意识,敢于尝试新的、科学的方法进行编纂。
5.篇幅大小不一。乡土志篇幅远少于传统县志,表明乡土志编纂者对其作为蒙童教材应具备简括性的特征非常明确。《滕县乡土志》与《峄县乡土志》同为乡土志,二者篇幅却差距较大。《滕县乡土志》约3万字,《峄县乡土志》约4千字。可知,当时乡土志编纂,对字数并无限制,可自由裁量。《峄县乡土志》观其内容,有的门类多以三言两语记述完毕,形同一问一答。如:“重镇  台庄、枣庄、韩庄三处,户口繁多,商务较盛。”“商业状况 城内及台庄、枣庄三处尚称繁盛。”而王宝田在同期所纂修的光绪《峄县志》则“其志翔实,向为人所称”,可见《峄县乡土志》篇幅少并非可取资料少,也非编者出于敷衍态度,应缘于编者对该书的理解与认识。正如《峄县乡土志》“序”中所载“其书以县为纲、以事分类,略于古而详于今,汰浮词而重实用,举疆域、户口、人文、物产、教育、实业、交通之要,以及古迹、宗教莫不记其大凡。”
三、晚清枣庄乡土志的现实意义
(一)丰富方志学研究内容。枣庄地区修志历史悠久,可上溯到明嘉靖年间。现存旧志14部,其中《峄县志》4部、《滕县志》5部、《滕县续志稿》1部、《续滕县志》1部、《滕县图志》1部、《滕县乡土志》1部、《峄县乡土志》1部。乡土志创新了枣庄地区方志种类,丰富了地方志内容。多年来,学术界对乡土志的关怀程度远不如其他方志,通过搜集整理乡土志,将进一步为方志学研究开辟出新领域。
(二)充分发挥乡土志书的历史资料价值,深入认识和挖掘地方文化、并使之服务于地方社会历史的研究。枣庄乡土志中对峄、滕两县人口、民族、宗教、实业、商务、人文状况的记载,可以补县志不足,对于今天我们认识和研究枣庄的地方社会史有一定参考作用。乡土志中记载了本地的名胜古迹,对于发展旅游经济也有促进作用。
(三)对当前新乡土教材编写有借鉴意义。乡土志的编纂组织形式、语言风格、体例特点、创新精神等,对我们今天编写新的乡土教材依然有可借鉴之处。同时,乡土志不仅可以作为童蒙教材,也可以作为普及地域文化的大众读本。对乡土志进行深度探究和思考,进一步发掘、整理和研究宝贵的乡土文化遗产,对发挥史志成果的教化作用,推动读志用志都将有重要意义。




参考文献

  1. 《枣庄市历代方志集成》
  2. 陈碧如. 乡土志“名”与“实”[J]. 中国地方志, 2007(3): 18-21
  3. 马隽. 晚清民国时期山东乡土志研究

作者:杨 慧

单位:中共枣庄委党史研究院(枣庄市地方史志研究院)


20191210日,《晚清枣庄乡土志探析》获全省方志理论研讨会论文二等奖。


 上一条信息: 市委党史研究院(市地方史志研究院)院长安锋一行到市中区座谈征集史料       

 下一条信息: 这是最后一条信息了!





市情
政务
新闻
省情资料
市情资料
方志馆


版权所有 Copyright@2017 中共枣庄市委党史研究院(枣庄市地方史志研究院) 电话:0632-8685089  地址:山东省枣庄市光明大道2621号 
备案证编号:鲁ICP备14011134号-2 E-mail:zaozhuang@dfz.cn   技术支持:宏程网络   

鲁公网安备 37040002001026号